杨二史密斯

旅行,摄影,恶趣味,我的同名公众号“杨二史密斯”

沙溪闹鬼的青旅



沙溪四方街老戏台后面有个青年旅舍,闹鬼。


那是前年春天,我和在双廊结识的三个小伙伴一起去沙溪旅行,住进了这家在古镇中心的青旅。


我们选的是混住八人间。在我们之前,房间里已经入住了一个男生。


男生住在靠门的床位,我们进屋的时候他正在看书,没和我们搭话。


我先打了个招呼,说了声“嗨!”


男生抬起头望了一下,也回了声“嗨!”


“你来几天了?”我问道。


“今天刚到。”他说。


“都去哪玩了?”我又问


“不准备去哪,我是专门来这个青旅的。”


“专门来这?这有什么特别的吗?”


“我之前听一个驴友说过这个青旅晚上会闹鬼,所以专门来体验一下。”男生说的很淡然


“闹鬼?不是吧,挺好,我也想看看鬼啥样呢。”


我和小伙伴对视笑了一下,心想这男生有点怪。


“那个驴友当时说得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男生补充道


“怎么个闹鬼法啊?”我问




男生开始给我们讲起这家青旅闹鬼的事情。


那个驴友是个小姑娘,去年来沙溪也住在这,也是这间房。不过,那天入住的只有她一个人。半夜小姑娘要上厕所,她模模糊糊地看到好像有个人坐在对面床上。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她发现对面坐着一位长头发的老奶奶,正在直勾勾地看着她。


小姑娘直接吓疯了,嗷嗷地叫起来。她说她当时都傻了,浑身直哆嗦,完全不敢睁眼睛。


她摸到开关,赶快打开台灯,这时候楼下的老板也上来了,才敢睁开眼睛,她再一看,对面床上什么都没有。


她把事情和老板说了一遍,老板说她出现幻觉了,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她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错了,不过她说她现在都不敢回忆,因为她对那张脸印象太深刻了,幻觉怎么会这么真实。




“后来呢?”我们齐声问


“后来小姑娘肯定不会再住这件房了啊,而且也不敢在一个人住了,她抱着被褥在老板的房间凑合了一晚上。”


“小姑娘和你说那老奶奶长什么样了吗?”我的一个小伙伴问


“她没具体说,我们那时候也问过她,她说她只记得是个邹巴巴的老奶奶的脸,细致的形象她也说不出来。”男生说


“我觉得她是白天玩累了,晚上做噩梦,哪有什么鬼啊!”另一个小伙伴说


“就是,你不会相信了吧,哥们。”我说


“我估计是小姑娘故意使的计策,就是为了和老板一屋。”又一个小伙伴戏谑道


“我看小姑娘说的特别像真的,然后我正好来这边出差,就来试试。”男生说


“好啊,我们今晚也都看看老奶奶到底长啥样!”我说完,大家就齐声哈哈笑起来。


不知道其他小伙伴怎么样,其实我有点害怕,但是表面还是要装做很淡定。


听男生讲得那么认真,再看看这昏暗的房间,在二楼的最里面,一走路木地板就吱嘎吱嘎地响,实在是太像鬼片的场景了。


“收拾完了吗?出去逛逛吧。”一个小伙伴召唤我


“好了,走吧,你去不,溜达溜达。”我觉得男生挺会讲故事,把他也叫着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男生估计准备继续看书,胆子够大的,刚讲完鬼故事,还敢这么一个人在屋里。




沙溪古镇的中心叫四方街,是一个长方形的小广场,广场两边一面是老戏台,一面是兴教寺。青旅就在老戏台的后面。


白天玩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起那个鬼故事,可晚上一回到青旅,瞬间感觉氛围不太对。整个青旅非常安静,只有我们房间还有点声音。


楼下,楼上的房间全都漆黑一片,只有走廊点着昏黄的灯。前台的一个小姑娘自己在那看电视,从来不搭理我们。


我们踩着木制的地板吱嘎吱嘎地走回房间,没有人敢大声说话。那个男生已经准备睡下了,在被窝里玩着手机,我们闲着无聊也都洗漱准备睡觉了。


没有人再去讨论老奶奶的事情,而且大家甚至都避免互相对视到,以防让别人看到自己惊慌的表情。


洗漱池和卫生间都在楼下,我们楼上的去趟卫生间特别麻烦,要穿过二楼的走廊,再下楼,然后再通过一楼的走廊,所以大家在入睡前都要先上个厕所。


我是第一个关掉床头灯的,我要先睡着。


也许是白天玩累了,所以很快就入睡了。




不知道几点钟,我被尿憋醒了。刚醒的时候糊里糊涂,能听到大家深睡的呼吸声,迷迷糊糊察觉到应该是天还没亮。


我刚想要睁开眼睛,突然想起了对面床上老奶奶的故事,唰一下,我全身就起了鸡皮疙瘩,手心开始冒冷汗。


我慢吞吞的翻过身去背对着后面那张空床,不敢出一点声音,心里还在想着老奶奶可能就在背后直勾勾地盯着我。我心里嘀咕着,千万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


我试图给自己壮胆,鬼没什么可怕的,除了长得吓人,连肉身都没有,打不过我的。


可是无论我怎么安慰自己,都忘不了背后那一双冷冰冰的目光,我祈祷它千万不要爬到我床上。


尿意越来越浓,我实在憋不住了。


这个时候突然从窗外传来旁边农户家的鸡叫声,谢天谢地,终于天亮了,终于有声音了。


我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天已经见亮了。我不敢回头,只能一直看着前面床上睡觉的男生。


我慢慢挪动身体,准备悄悄坐起来,然后快速开门跑出去,有了声音我就不怕了。


我坐起来用手在床下摸索着拖鞋,然后悄悄地穿上,怕余光看到侧面,我就虚起眼睛。


穿上鞋,我深呼吸了一下,数了1,2,3,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门前。


我忘了门是在里面上了锁的,我急的哆哆嗦嗦去摘挂在门框上的铁链。


这时,突然门边床上有些声音,太好了,那个男生估计是醒了,我正好和男生说句话壮壮胆。


我刚侧过身,只见男生的床上坐着一个披着长发满脸皱纹的老奶奶正直勾勾地看着我。




评论(6)
热度(3)

© 杨二史密斯 | Powered by LOFTER